《别让我走》:克隆人可以行使人的权利吗?

如果一个有着独立意识的克隆人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被安排好了人生的轨迹,那么,这个克隆人会去反抗自己的命运吗?

大家好,今天为大家带来的是一部关于克隆人的小说《别让我走》。

《别让我走》:克隆人可以行使人的权利吗? 第1张

凯茜是一位三十一岁的看护员,她在看护这个领域里,做了已经有十一年之久,而这个工作其实既无趣又劳累。

但凯茜倒不这样认为,她凭借着自己那无穷无尽的耐心和精力,看护着一个又一个“捐献者”,

直到再次遇见自己的老朋友露丝和汤米,便也因此获得了看护他们的权力。

凯茜之所以想要看护露丝和汤米,是因为他们三个人从小就生活在一起,他们都来自一个名叫黑尔舍姆的寄宿学校

并在成长的过程中,知道了黑尔舍姆学校里隐藏的全部真相。

黑尔舍姆寄宿学校位于英国乡村的深处,幽静且孤立。这里的孩子们没有父母,取而代之的是学校里陪伴在他们身边的监护人。

他们每个人都在学校里接受着良好的诗歌和艺术教育,学校尤其重视他们的艺术课程

甚至会在春夏秋冬的四个季节里,举行四次盛大的类似于展览加拍卖的活动,展出和出售每个季度里学生们所描绘出的油画雕塑和其他有创造力的东西。

其中画得最好的作品会被一个神秘人物“夫人”拿走,放在她的画廊中。因此,“创造力”对他们这些学生来说,显得无比的重要。

汤米是一个脾气极其暴躁的男孩,而这源于学校里同学们对他的嘲笑和作弄。

汤米喜欢画画,但他的画总是很抽象,加之他们的老师杰拉尔丁小姐努力地在课堂上,用她的善意向同学们指着汤米的画作进行表扬,成功的让同学们的视线都放在了汤米身上。

也许这个老师猜想汤米可能会受到别人的指责,想要通过表扬尽力维护汤米,可是她做过了头。

从那以后,汤米的身边便再也没有了同伴,一个人吃午饭,一个人在操场上跑步。其他学生也开始对汤米做起了恶作剧。

时间一久,汤米就爆发了。他怒不可遏地在操场上大声谩骂着那些捉弄着他的男生

后来,那些男生都走了,他便朝着天空,朝着风,朝着最靠近的篱笆桩语无伦次的叫喊,挥动四肢。

就在这个时候,凯茜站了出来,她并不像其他同学那样嘲笑汤米的谩骂,说他像是在排练莎士比亚剧目,而是悄悄地地站在了汤米身边给予慰藉,

凯茜的这一举动并没有被汤米观察到,直到汤米挥舞的双手打到凯茜的脸上,汤米才看到站在他身边的女孩,并因此停下了自己的动作

也许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凯茜和汤米之间就已经变得不同了。

《别让我走》:克隆人可以行使人的权利吗? 第2张

后来的一个月时间里,学生们对汤米的恶作剧好像全停了。

刚开始的时候,凯茜看到汤米在被欺负后依旧会气急败坏的样子,但现在,汤米似乎已经不会乱发脾气,反而只是平静的接受了一切。

那些嘲弄汤米的学生,在看到汤米的反应后,没了兴趣,就悻悻然地离开了。

凯茜对这样的变化觉得高兴,但也觉得困惑。于是,她和汤米约在了学校的池塘边,进行了一场秘密的谈话。

汤米并不是没来由地转变了自己性格,而是因为他听到了监护人露西小姐对他说的话

露西小姐颠覆了汤米以往的想法,她带着一丝怒气对汤米说着,“创造力”并没有那么重要,因为这根本改变不了他们要“捐献”的宿命。

其实,学校里的每个学生都知道,他们从出生开始就被制定好了生命的意义,他们不能随便糟蹋自己的身体,更不能逃离学校,他们需要做的就是等待着“捐献”的到来

可是,捐献指的到底是什么?又意味着什么呢?

露西的话让汤米陷入了沉思,所以他便也不再那么在乎学生对他的嘲笑,他只想明白,露西监护者说的话有什么样的意义。

凯茜在听完汤米的话后,也陷入了思考,她想起夫人在挑选展览作品的时候,总用冷冷的眼神与他们保持着距离,而那个眼神示意着夫人对他们的惧怕

夫人不愿他们其中任何一个人意外触碰到她,夫人怕他们就如同有人害怕蜘蛛一样。

那个时候的凯茜和汤米,并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什么样的东西,还不明白露西小姐和夫人对他们的态度。

直到离开学校之前,他们才瞬间明白,他们存在的本身就会让那些普通人不寒而栗。

在凯茜上初中那会儿,学校里的孩子大都开始了懵懵懂懂的爱情,露丝和汤米也在那时成为了公开情侣。

凯茜是他们俩个人共同的朋友,所以,他们三个总会走在一起。

凯茜和露丝大概是在八岁快上小学的时候认识的,那天午饭过后,小学生们都跑向了南操场游玩,在那白杨树边的角落,露丝看到了凯茜,

她打量了许久后,对着凯茜问道:“你想不想骑我的马?”自此后,她们俩个就成了好朋友。

露丝还让她加入了保护杰拉尔丁小姐的“秘密护卫队”,那个时候,因为他们从来都没有出过学校,接触到外面的世界。所以学生之间有着许多耸人听闻的故事。

而且这些故事大部分都与逃离学校有关。

《别让我走》:克隆人可以行使人的权利吗? 第3张

其中一个传言说,有个男孩和朋友吵了一架后,跑出了学校,结果两天后,他的尸体就被挂在了树上,手脚都被砍断了。

另一个传言说,一个女孩的鬼魂在树木之间游荡,她曾经是黑尔舍姆的学生,直到某天她爬过栅栏,仅仅想看看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

当她看完外面的世界,想回来的时候,她却被拒之门外,她一直徘徊在恳求着,可是没有人让她回来,最后她不得不离开学校到了别的地方,再之后,她就死在了外面

而她的鬼魂总是在林子里游荡,盯着黑尔舍姆,渴望能够允许回来

监护人总是坚持对他们说,这些故事都是无稽之谈,但越是这样掩盖,学生们对此也越是恐惧。

露丝也因此假想着林子是劫持杰拉尔丁小姐的阴谋,之后又借着猜想找到了一份“证据”,露丝也因此成了“秘密护卫队”的领队,她能够决定任何人在“护卫队”的进出。

但从那之后,露丝便总露出“早就知道”的姿态去面对任何人,甚至热衷于用撒谎来维系自己的权力。正因如此,凯茜和露丝之间闹了一次别扭。

凯茜曾以为露丝在国际象棋方面很是拿手,所以她想让露丝教她下棋,这并不是凯茜一时的头脑发热,

每当她和露丝看见年纪大些的学生下象棋的时候,露丝就总会停下来研究棋局。而当她们走开之后,露丝就会告诉凯茜“这步棋隐蔽的妙不可言。

”露丝的行为举止让凯茜甚是着迷,不久,凯茜就在拍卖会上买了一副国际象棋,她想让露丝教她。

但接下来的几天,露丝总是找各种各样的借口不去帮忙,直到一个雨天下午,凯茜才抓到露丝。

凯茜最终知道露丝是在骗她,因为露丝不懂装懂。那一次,她们吵架了。第二天,露丝就让凯茜离开了“护卫队”。

凯茜和露丝之间的矛盾大约持续了三年,直至露丝帮助凯茜找磁带,俩人才重归于好

那个磁带是凯茜最喜欢的磁带,因为她喜欢里面播放着的那首歌:《别让我走》,凯茜觉得那首歌里在唱着离别,她总能听出不一样的感情来。

但是,这个磁带却莫名其妙地失踪了。露丝并不想和凯茜决断,她一直在找机会和凯茜和好,

所以那段时间里,露丝到处问着学校里的人,到底有谁见过凯茜的磁带。她最终还是没能找到,但她用很贵的价钱在拍卖会上买了另一个磁带

凯茜并没有否认那不是她的磁带,她对露丝的失望消失了,所以她用双手紧紧地握住了露丝的手,说道:“这正是我喜欢的东西。”

《别让我走》:克隆人可以行使人的权利吗? 第4张

凯茜十三岁到十六岁的那段时间里,是居住在学校里的最后几年,自从和汤米在池塘边谈话后,俩人之间便有了一种不可言说的默契。

凯茜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以不同眼光看待事物的,尤其,是以新的眼光看待露西小姐。

那次,一个学生和朋友说了想要当电影演员的梦想,被露西小姐听到,之后,露西小姐训斥那个学生。

她告诉所有的学生说道:

“我看到的问题是,你们被告知又没有真正被告知。

你们虽然被告知可是你们没有人真正明白,你们没有人会当演员,也没有人会在超级市场工作,你们的一生早已被规划好了,

你们会长大成人,然后在你们衰老之前,在你们甚至人到中年以前,你们就要开始捐献自己的主要器官,这就是你们每个人被创造出来要做的事,

你们和我们不一样,把你们带到这个世界来只有一个目的,而你们所有人的未来,都已定好了。”

露西小姐说完后,陷入了沉默。学生们也知道了,自己只是被人类创造出来的克隆人。

露西小姐在那次爆发之后,便被学校辞退了。

那天早上再早些的时候,某个中学班级的学生到第十二教室等露西小姐上音乐鉴赏课,可是站在那里的却是埃米莉小姐,

课上到中途的时候,埃米莉小姐向大家宣布说,露西小姐已经离开了黑尔舍姆,并且不会再回来。

而这件事也成了凯茜,露丝和汤米对于黑尔舍姆最后的回忆。

从黑尔舍姆学校出来后,他们三个人去到了一个名叫“村舍”的地方。

在这里,他们遇到了一对情侣,露丝似乎并不想回忆起自己的宿命,也不想和凯茜说起在黑尔舍姆学校里经历的事情。

甚至总会幻想着自己的原型是一个在体面办公室生活着的白领,凯茜和露丝之间总会因为观点的背道相驰吵架,

而在此期间,那对情侣好像找到了露丝的原型,并且得知那个原型就在诺福克。

于是那对情侣带着他们三个一起去到了诺福克。露丝在看到那个人后,发现自己并没有想象中的高兴,

她好像接受不了自己是克隆人的事实,又好像拼命地诉说着一种悲哀,为了缓解心情,那对情侣带着露丝去看望看护员马丁(情侣的老朋友),

凯茜并不想去看望一个自己并不想认识的人,她选择留在原地,汤米也拒绝了露丝,即使露丝对他瞪着眼睛,他依旧固执地留了下来。

在露丝离开的这段时间里,汤米带着凯茜一同前往诺福克街上的小店,找到了凯茜当初丢掉的那张磁带,其实凯茜丢磁带的时候,汤米也一直都在帮忙寻找。

所以当他们在找露丝原型的时候,汤米便无意间发现了卖磁带的地方。

《别让我走》:克隆人可以行使人的权利吗? 第5张

可是,这张磁带的再次出现,使得凯茜远离了露丝和汤米的生活

他们五个人一同回到了村舍,时间就这样地流逝着,露丝和凯茜似乎不再吵架,每天晚上都腻在一起聊天。

聊着男人,聊着过去,聊着她们自己。直到露丝看到了凯茜枕头底下的磁带。

凯茜和汤米之间其实从那个巴掌开始就变得不一样了,而那次谈话更让俩个人之间有了对彼此唯一的信任。

露丝出现在他们之间的时候,是突如其来的,为了保护和露丝之间的友谊,凯茜退让了,她成全了露丝和汤米,而汤米因为种种误会,被凯茜推到了露丝的身边。

也许,他们之间的感情,从开始就发生了错误。磁带的出现,说明着什么,露丝的心里十分清楚。

那段时间,他们三个人依旧一起踩着小路回到村舍,只是他们之间的气氛一直都没有恢复正常。不久后,凯茜做了决定,她要参加看护员的培训。

她匆匆忙忙地和汤米以及露丝说了再见。

离开村舍以后,凯茜成了一个极好的看护员,因为她耐心且适应孤独。

十几年过去,露丝和汤米成了“捐献者”,露丝捐献过一次,汤米已经捐献了两次,他们之间其实早在凯茜离开后,就分手了。

之后,他们也都申请了看护员,只是他们俩人做的不好,所以他们早早就被拉去做了“捐献”。

偶然间,凯茜得知了露丝的康复中心,并去到了那里看往露丝,他们聊起了许多的往事,而露丝却对她感到抱歉。

露丝的第二次捐献时间就快到了,她想要汤米和凯茜一起陪她去看船。凯茜通过一个熟人给汤米的看护员带了个信,最后三个人一起踏上了去往看船的路

路途中,露丝对汤米和凯茜说了抱歉,她请求地说着:

“我把你和汤米分开了,那是我做过最糟的事情,我现在只希望你们去试试推迟捐献。”

《别让我走》:克隆人可以行使人的权利吗? 第6张

原来,露丝的心里一直都有一个偷听到的秘密,那个秘密就是两个真心相爱的克隆人可以去到埃米莉小姐那里申请推迟捐献,

即便只是推迟三到五年,可是对于他们这些克隆人来说,已经是最大的希望了。

两个克隆人如果要想证明彼此相爱,就要埃米莉小姐展示自己最好的画作

露丝说完这个秘密之后,做了第二次捐献,但这一次她没能再撑下去,离开了这个世界。可她好像已经没有了心结,只是平淡的接受了自己的命运。

自那以后,凯茜开始不断地寻找埃米莉小姐,他们的学校已经消失,他们谁也不知道学校发生了什么。

当她努力奔跑着寻找到埃米莉小姐的房子后,便立马带着汤米来到了埃米莉小姐的家

可是,秘密却是假的,谣言的力量太大了,大到所有的克隆人都相信了一个不可能的秘密。

埃米莉小姐之所以让夫人拿走学生们最好的作品,只是为了向世人证明克隆人也有灵魂,她向世人说着“画能够展示一个人的内心”,

所以,她想通过这些优秀的作品证明,克隆人也有自己的心。但这并不能为世人所接受,克隆人的命运依旧被视作“捐献”。

回去的路上,汤米让凯茜停在了路边,他疯狂跑到了一个空旷的地方,而那里全都是泥地,他语无伦次的咒骂个不停。

凯茜听到了他的喊叫,来到了汤米的身边,凯茜抱着汤米,汤米也抱着凯茜,他们一起相拥在那片野地里,依偎着彼此。

过了很久,汤米缓缓地说道:

“真是可惜啊,凯茜,我们一生彼此相爱,可是最终我们却不能永远待在一起。”

汤米最后接受了他的第四次捐献,在凯茜的注视下,离开了这个世界。

《别让我走》:克隆人可以行使人的权利吗? 第7张

凯茜不再做看护后,便一直漫无目的开着车,她停在了海边,闭着眼睛,寻找着童年丢失的东西,

她突然感觉汤米好像来到了她的面前挥着手呼喊着,她的脸上滚下了几滴泪,但她并没有失去控制的哭泣,她等待了一会儿,便转身回到车上,朝她不该去的地方疾驶而去。

命运终是未能抵挡,爱情也在故事中消亡,一句可惜,是在感叹。两句可惜,是在愤怒,三句可惜,是在接受。

爱情它迟到了,但他们无可奈何,被规定的人生如约而至,他们也只能平淡的接受

哭泣有什么用呢?有自己个人意识的他们和我们,是否都一样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浮力喵 » 《别让我走》:克隆人可以行使人的权利吗?

小秘整理了『5套共计150G美女靓图大合集』诚意相赠
打开微信搜索“喵秘”或“miaomi9899”有需要请关注公众号自取
微信关注
赞 (0)

发布朕的高论

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