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入尘烟》电影短评:时间流转,万物渐变

好莱坞说,电影导演有三难拍:小孩、动物和水,套用类似说法,或者放李睿珺身上,在这里最难拍的,是小孩、动物和土地。《隐入尘烟》无关下一代太平盛世,有关被人使的一头牲口驴子,最主要的,《隐入尘烟》电影是写一个农民在地上拼死累活,一年能种多少麦子,收多少苞谷,刨去成本,不外两三千元。尘烟也非自然的沙尘暴,而是拆房的人为尘土。几粒粮食的手背印记,无异卖命的活体血牛,乡村底层的冷漠疏远…一再告诉我们,这片土地上生活着许多人,尤其是不被看见和真实呈现的隐形人。《隐入尘烟》电影短评:时间流转,万物渐变的图片 -第1张 《隐入尘烟》在全民脱贫的今天看这样一部电影感觉心很疼,穷人的血和尿一样不值钱。治疗贫困竟也让燕雀离巢故土不在,时代的洪流终究让一切化作一缕尘烟,仅剩念旧的家畜回望追缅。男主记忆点太深刻了,《隐入尘烟》电影摄影配乐俱佳,末段有个情节转折突兀,收尾节奏则可以加快一点。不过我始终认为这是个妥协的结局,四哥已随风而逝:真*三宅一生。

有的人打驴,有的人护驴;有的人打水把蝌蚪放回池里,有的人把蛤蟆绑在手腕;有的人说借是一码归一码,有的人要别人献血问你衣服还合身吗;有的人累死累活砌砖盖房 有的人不提前商量给别人申请楼房,《隐入尘烟》拆人砖房只为那五千块钱差价;有的人在人情世故中想找一份体面,有的人选择隐入烟尘。《隐入尘烟》电影短评:时间流转,万物渐变的图片 -第2张《隐入尘烟》可以是一部好电影,却也是一部远可以更好的中国电影。仅从抒情的角度看,它是精明且有效的。全片事无巨细地展现农村生活,却能牢牢锚定“土”(耕种的地和建筑的泥)的核心意象,将情感增厚,为羁绊赋形,做到形散神不散:穷人的命运就是扎根土地,风吹雨打,仍在默默隐忍中开出自己的麦花。但从一个了解电影语境的中国观众角度出发,这种将逆来顺受浪漫化的温吞做法背后,又有多少结构性的顽疾被草草略过?这片土地有太多值得且亟需被讲述的故事,它们绝不该隐入尘烟。《隐入尘烟》电影短评:时间流转,万物渐变的图片 -第3张透过《隐入尘烟》可以看到李睿珺的镜头语言愈发纯熟了,但这显然是一部不合时宜的片子——当更残酷的农村生活正在互联网上强烈地搅动观众的神经,电影所勾勒出的相濡以沫的图景就显得过于浪漫化了一点。善良无疑是一种最为稀缺的品质,农夫的生活哲学也使我备受启迪,然而当老四用裤腰带把贵英和自己栓在一起,我无法不联想到铁链——这正是观影过程中时刻存在的矛盾心态的一个缩影,我无法弥合两种现实之间的鸿沟,尽管银幕上这个最小生活共同体给人以温暖和抚慰,但我无法不警惕“田园牧歌”的叙事带有的粉饰意味。故事最后滑向了《活着》,一种彻底的平静的绝望;不幸总是比幸福拥有更强悍的力量,它使得旁观也沾上罪恶。最后一句台词会消散在挖掘机的轰鸣声里,正如放在演职员名单之后的那行字幕一般不值一提。《隐入尘烟》电影短评:时间流转,万物渐变的图片 -第4张《隐入尘烟》评分9分。被风刮来刮去,麦子能说个啥?被飞过的麻雀啄食,麦子能说个啥?被自家驴啃了,麦子能说个啥?被夏天的镰刀割去,麦子能说个啥? 麦子就是老四,借住别家被迫搬离一次又一次,被抽血一次又一次,被老三使唤一次又一次,被命运收割一次又一次;他都不能说个啥。 而他也从未想过说啥,只是和贵英日耕夜耘,甘苦与共。小麦在手臂印下梅花,鸡窝穿洞照出斑驳星光,雨里相互搀扶,田里共同协作,创造和守护着来自彼此的暖意和人性使然的诗意浪漫,诠释相濡以沫。 李睿珺以本片继续延伸他对土地的深沉爱意及敬畏、对农村现实困境的关注和对世间生物的悲悯心。 摄影极佳,配乐极到位,台词匠气而考究。片尾麦草的旋转摇曳,象征时间流转,万物生息,无穷诗意迸发。于是包括老四这颗麦子在内的世间万物,也都终将Return To Dust隐入尘烟。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浮力喵 » 《隐入尘烟》电影短评:时间流转,万物渐变

赞 (0)

发布朕的高论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