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探大战结局解析,很多人表示看不懂是有道理的

刚看完新上映的《神探大战》,简单翻了下影评,多是说节奏画面都不错,但是什么剧情不够深厚,逻辑有些瑕疵之类的,我只能说大家是不是有些小瞧这么个港片大制作的编剧水平,这明暗交织的两条线其实已经给出了完整的提示。趁着闲暇索性就影片做个解析,供大家在思路上多些参考。

首先,要真正解析这个影片,或者说要明白为什么这个影片会有明暗两条线,而明线上却有很多逻辑BUG,那我们就要说个影片之外的制约条件。是什么呢?是大陆影片放映的过审限度,简单来说就是“伟光正”、“正义最终战胜邪恶”,类似之前《无双》这部电影,明明反派全程智商在线,最后为了正义战胜邪恶弄出个感情尬演的烂尾,而这是影片能过审放映的前提,放在《神探大战》中也就是影片里的那条明线。而我说这部剧的编剧真的很厉害,就是因为他在用一条明线保证影片剧情合理,节奏紧凑能过线、各种反转能让观众大呼过瘾
神探大战结局解析,很多人表示看不懂是有道理的的图片 -第1张的同时,还隐藏了一条暗线,而这条暗线才是真正完整的逻辑,彻底合理套应了明线中的一些看似剧情逻辑BUG的伏笔。

下面进入具体的暗线分解,涉及部分剧透,部分内容可能会令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栗,建议喜爱烧脑电影的小伙伴,在观影后完整细品:

首先我们需要先找个点切入暗线,就是从明线里一些不合理的地方挖进去,开始潜入:

1.屠夫案发生了十七年,方立信(林峯饰)用栽脏的手法已经嫁祸给了佘强,之后又没再犯案,现场没有任何保留的意义,留下来对方立信其实是个隐患,说为了后期用来栽脏李俊(刘青云饰)才留着更是太过太牵强,十七年的时间完全可以在神不知鬼不觉中将一切洗白白,那他为什么一直都不清理?

2.李俊在与陈怡(蔡卓妍饰)的对话中说屠夫案实际受害人有31个,但是警方的卷宗里直到十七年后也是只有25个,他为什么明确知道有31个?他十七年前就离开警队了,后期任何警队资料他都不可能再接触到,这点从剧里整个在“执行正义”的案件都是当年90年代的那些案件可以看出,他后来并没有再接触到新的案件,那他是怎么肯定受害人实际有31个的?

3.李俊和陈怡第一次进到那个屠夫案的受害现场后,经过十七年的岁月,那些受害者尸体都早已成了白骨,被埋在一个个坛子里,衣服也腐烂了,可李俊却准确的对着每个坛子喊出了那些人的名字,他是怎么做到的?要知道那些人死的90年代,就是用头骨复原人脸的技术都不成熟,更不可能通过失踪人照片模拟出头骨差异了,李俊是怎么看眼骨骼,甚至有的都不是头骨就分辨出来死者的?

这里有的人会说可能是通过衣服来分辨的,且不说影片里画面上衣服已经明显腐烂成碎条条而且掉色严重,就说我们平常看到的寻人启事吧,描述最多是XX颜色上衣,XX颜色裤子,详细些再也就类似白色、短袖、衬衫之类的形容。而这些受害者可是失踪人群!连尸体都没被发现过,又不是失踪前都穿这身衣服拍过照片给警方存档,没有准确衣着信息的情况下,90年代的衣服款式又只有那几种,大同小异,李俊是怎么通过一些掉色腐烂的碎布条精准分辨出受害者是谁的?除非他十七年前就来过,发生了一些事,让他清楚的记得着这里的每一个受害者所属的坛子。神探大战结局解析,很多人表示看不懂是有道理的的图片 -第2张是不是感觉有些寒毛耸立了?好吧,这只是最表面的第一层逻辑BUG给出的提示,现在我们继续往下深潜:

影片里陈怡至少重复三次说过一句话,在一个烧脑剧里一句话重复三次可以算是很明显的提示了。这句话就是:被抓后受虐了3天,第一、二天与第三天的受虐程度完全不一样,她觉得可能是施虐者想在第三天杀死她。这里有个很违背施虐心理症状的点,简单解释下,就是对于施虐成瘾的人来说,他捕猎后享受的就是施虐的一个过程,这个过程可以慢慢加紧,来增添猎物的绝望感,类似古代的凌迟,但绝不会突然粗暴的想直接把猎物弄死,毕竟每次捕捉都是有风险的不是吗?能多玩一会是一会。

那么为什么剧中1、2天对比第3天,陈怡为什么会明显感觉到强度上的差异?这里有一个假设可以完美的解释这一点,因为1、2天和第3天施虐的根本就不是一个人!

没错,第三天的人是另一个人模仿作案,他既没有施虐成瘾的病态心理,又不清楚之前人施虐的具体力度和鞭打时间间隔,只是根据原来的伤口情况进行模仿作案,这就造成了陈怡模糊中那明线上感觉到的施虐差异。而这一点也恰恰解释了陈怡为什么能逃跑掉,因为模仿作案的人从一开始就没有想杀她,而是另有计划,同时也正好解释了第三天的这个人为什么明明施虐重的想要杀她一样,却又放了她的剧情矛盾点,因为施虐重只是因为这个人不清楚之前的强度,并不是要在第三天弄死她。

那么按这个假设往后推,第三天的人就不再是方立信。所以方立信有没有可能是真的听到警方要搜索的消息后想提前赶过去处理,才比别人先到,结果遇到了陈怡,那时候来不及处理了,才灵机一动想出那个误导的操作?将混乱中的陈怡转体了180度,让大家把搜索点放在了东村,最后为了避免扩大搜索,才生硬的将事情栽赃给了东村的佘强。

而正是因为第三天中另一个人的存在,所以现场才留下了这个人的指纹、脚印、甚至雪茄(当然雪茄可能是后面补放的,另有原因,暂且不说),又因为警察的搜寻,现场来不及当场处理干净。这一点就呼应了后面李俊不断的嚎叫说是现场有他的脚印和指纹是方立信的算计与栽赃,想通过这个来掩饰曾经出现在这个房子里的另一个行迹。这里简单解释下,足迹这个东西中国古代就有较强的鉴别水平了,17年前的足迹和17年后的足迹有着肉眼可见的明显差异,光是浮尘都能做出最基础的判断,所以如果说李俊是第一次踏入这个房子,新鲜的足迹绝对不会因此而被栽赃和怀疑,作为老探员的李俊更不可能不懂这点,除非这个脚印就是17年前的。只能说李俊在混淆视听,并通过来回不断的疯癫与奔跑破坏现场,掩盖那个尘封了17年的脚印。

按这个往下推,那么前面提到的现场一直被保留就有了原因,因为方立信很清楚第三天的人不是他,那么究竟是谁?这是个巨大的隐患,所以他要钓鱼,钓鱼用了两个鱼饵,一个是当年的现场,一个是留在身边娶为妻子的陈怡,因为他并不清楚对方为什么不是直接报警解救陈怡,而是把事情搞得复杂化,所以他将陈怡留在了身边,贴身观察的同时尝试看看是不是能作为钓到对方的另一个点。

而方立信为了不被第二个施虐之人反钓鱼,所以他或许会在附近远远观察,却绝不会再踏进那个屠夫案现场,因为他不确定当年的第二个会不会也像他一样远远观察着,等着自己入网。只是方立信没想到他要钓的这个人也是个聪明人,十七年硬是忍着没去过现场,最后还利用陈怡巧妙的解释了现场有他脚印和指纹的原因,这里李俊甚至顺手解释了这十七年里他经常到附近徘徊观察的原因,原话是对陈怡说的:“这里我来了不下九万次,为什么这次不一样了呢?”。巧妙的解释了他行迹中常来这里的原因,而也正是两方各怀心思的对峙,造成了17年前的案发现场始终尘封的诡异一幕。

暗线推到这里,其实出现了两个分叉路口,为什么说两个分叉路口,因为推理到这里时,17年前当时的那个现场,在确定有2个施虐者的情况下,可以推出两个不同的走向,当然在最后其实殊途同归,其中一条可能也只是为另一条打掩护,但现在我先说下推理过程。神探大战结局解析,很多人表示看不懂是有道理的的图片 -第3张

首先我们要注意到影片中一个很奇葩的点,方立信想栽赃李俊,结果绷带缠手居然能缠错手,这明显跟全片树立的方立信高智商、谨慎超绝的形象不符,那么这里就引申出2个可能的判断:一是方立信真的不是那种智商超高,思维周密与李俊形成尖峰对比的存在;二是方立信故意这么绑,好在最后作为帮李俊脱罪的证据之一。

那么根据这两个可能不管哪个,其实都会得出一个结论,方立信是李俊整个计划中的一枚棋子,是的方立信不是像《无双》之类的电影中是与李俊正反对立的顶尖对决(我知道无双最后也不是,这里只是打个比方),看似针锋相对、棋逢对手的明线之下,其实剧情已经很清楚的透露出真正的暗线里方立信只是李俊整个计划中的一枚重要棋子:同时根据上面2个可能的论据,我们回到之前所说,推出棋子形成的可能性于当年那个现场的两条岔路方向:

一种是方立信从头到尾都被别人谋划了,身在局中不自知,被李俊从十七年前依其心性选中布下了这个局;第二种是是方立信从一开始就是李俊发展的信徒(这里为什么我将之称为信徒,因为这正是整个暗线逻辑的真正关键,后面会有详述),被李俊从家暴中拯救出来,甚至他母亲、哥哥的死都和李俊有关(这点能呼应,最后翻三个案件的场景,李俊最后是作为顾问配合警方重查可能存在的冤假错案的,翻的却是方立信母亲被杀、方立信哥哥车祸和李俊妻子抑郁自杀三个案件,就是暗指这三个案件另有隐情)。

第一种推论,身在局中不自知虽然能对应方立信后面绑错手的愚蠢,但是会和后面的某些巧合形成冲突,最明显的巧合就是欧阳(谭凯饰)被神探组织抓后,警厅里方立信怒吼陈怡让她回家,并且帮她绑了个伊恩结,这个时间点正好卡住了陈怡开他的车出门后李俊袭警逃离,并且还确定陈怡会让一个疯子上车。这涉及到太多的心理判断,及其周密的逻辑布局,能独自做到这些谋划的人绝不会出现绷带绑错手的情况。

那么否掉身在局中不自知的可能,就只剩下一种推论:方立信和李俊从一开始就是一伙的,他们从一开始就是在为了达到某个结果演一场戏,这个推论就可以很好的呼应上面那个巧合,2个人合作的情况下,时间基本可以把握,所以方立信吼着让陈怡立刻走,这样开车出门才能卡上李俊袭警逃跑的时间,而特地系的伊恩结可以让后续陈怡在李俊的影响下对方立信产生怀疑,最重要的是只有方立信这个老公才能足够了解陈怡,知道在那种情况下李俊说什么话,陈怡才有可能让他上车,这一点是表面上不通人情世故的李俊很难做到的。

而推出了李俊和方立信同属一伙,甚至整个神探组织,都是为了某个信念,某个结果在推动着整件事的时候,那么所有的逻辑就顺理成章地对应上了,接下来一场大戏也将真正开始!

先复原下屠夫案的场景:方立信,家暴受害者,国中期间被李俊挖掘后帮其解决了母亲和哥哥(这里也能解释一个十几岁小孩怎么做到完美犯案的)。

李俊帮方立信解决了他母亲和哥哥后,开始并不知道方立信因童年阴影留下了虐杀成瘾的问题,只是后来在某些契机下发现,这时候已经死了很多受害者,准确的说已经死到陈怡被抓虐待这里了,然后被李俊发现制止。同时因为陈怡失踪前留下的手机信号,被警方在之后锁定了大概搜索范围,李俊为了帮方立信开罪脱身乃至栽脏,临时想出了个办法。所以第三天的施虐者是李俊,因为需要方立信有不在场证明,如果受害者第三天还在被虐,但是方立信明明在警队执勤,那么这个就是一个基本不会被怀疑的不在场证明。而正因为第三天是李俊,所以他不知道之前方立信施虐的轻重程度,更没有方立信的施虐成瘾心理,所以他没办法完全理解那种状态,只是为了方立信的不在场证明才模仿虐待行为,这才造成了陈怡感觉到明显的施虐差异。之后方立信脱罪,成为李俊的信徒,同时作为神探组织初代成员,明面上的组织教父开始活动。

下面来说说神探组织,剧中明线里这个所谓的神探组织看上去只是个复仇者联盟,管理混乱,人均愤青,甚至还被方立信从头到尾忽悠利用,看上去就是个散乱的临时组织。但是,不知大家注意到没,事实上,他们这些人行动果决,目的明确,而且该牺牲时毫不犹豫,这种组织能是像表面上看上去那么简单?一般的军队都做不到你说句为兄弟开路,所有人就全都牺牲光荣了,蝼蚁尚且贪生。能做到这点,就说明他们除了意气用事,必然还有个信念,甚至信仰支撑着他们,让他们觉得自己在做一项正确的事,甚至一个伟大的事,才有可能达到这种程度。

而这里也就凸显了明线上整片都让大家始终摸不着头脑的某条思维线,那就是方立信到底想干嘛?这个反派到底想干嘛?反派也该有反派的逻辑思维吧?如果看明线上方立信前期就是个彻头彻底的反派,杀母、杀哥,虐杀了31个人,然后却在后期莫名其妙的建立个执行正义组织,执行啥?执行自己吗?他要是有这个信念能虐杀30多人?或者为了往上爬?好吧,反派要有野心,但是他要是真是智商高绝,心思缜密那往上爬有很多种方法,却绝不包括建立这个组织弄出来一堆事,这对他晋升事实上并没有任何好处,相反那么多旧案被翻出来,这批当年有关的警务人员基本都到头了。OK,既然明线上找不到答案,那么我们重新回到这个神探组织,开始往下深潜。

从明线里我们先归纳下神探组织的基本逻辑,看看组织成员、被家暴的警察、雨夜凶杀案的遗孤、收楼案的遗孤、烹尸案的遗孤、屠夫案的遗孤、魔警案的遗孤(这两个是方立信干的,但是遗孤可能并不知情,我们后面具体说),可以看出这就是受害者抱团取暖的一个群体,警方没有给他们正义,于是他们决定自己“执行正义”,而且组织里可能有明确的相关教义,就是加入组织正义执行后,必要时需要以牺牲做为代价。

这里可能有人说屠夫和魔警案不对,看上去和整个组织的信念对应不上,但是事实上最后方立信是死了的,最后除了李俊,其他人都死了,方立信用生命为李俊演完最后一场戏,把神探重新送回了警局,带着整个组织的信仰继续执行正义。不然没理由解释方立信结局时明明有那么多机会杀了李俊,却各种拖延,甚至还反派死于话多的说出了所谓的真相,要知道整部剧里方立信之前都可谓是杀伐果断,干脆利落,能动手完全不BB,最后的场景只能证明他们是要演场戏,这场戏给谁看?给那个看上去急吼吼要杀,却即使刚生完孩子都能跑掉逃生的陈怡看。

有人说他们怎么能判断陈怡最后还会回来?也许会逃生后先向警方求救呢?但事实上陈怡最后回没回来并不重要,因为即使陈怡没回来,而是跑远了搬救兵,最后结局也一定是李俊因为各种意外反杀了方立信,反正场上都没人了,怎么编都行。重要的是有2个点:一是陈怡不能死,那是参与了整场戏份的人证,二是那个孩子不能死,因为孩子是陈怡的希望,也是李俊拿捏陈怡的点,毕竟陈怡全程跟进,后期又还活着,可能会发现某些端倪,有孩子就会又挂碍。

而这就能套应最后一个点,李俊对着空气开枪,问陈怡有没有看到怪物,陈怡犹豫了很久,抱着孩子看着手里有枪的李俊,最后说看到了怪物。我们华夏有个词叫什么?指鹿为马!这是一次试探,也是明确的威胁。

记得在前面被关到审讯室里的李俊说过什么吗?当方立信拿着录像对角落里假象的李俊女儿说话时,李俊曾说你不可能看到她的存在。这说明什么?说明李俊很清楚的知道,那些是他臆想出来的,连亲人是臆想出来的他都知道,他能不知道怪物是假的?可是他为什么还是随便向空气开了几枪,然后问陈怡有没有看到?要知道真是妄想症向什么会动的怪物开枪往往都是打死了身边的人,而不是向空气开枪,而且这是第二次问了,记得吗?全片之处还问过一次,记得发生了什么?

简单来说指鹿为马这个事有两个阶段,第一次指鹿为马时有些人说没看到,于是计划没达成,于是让指鹿的人明白了他的影响力还不够,于是后来那些说没看到的都出事了,再当第二次时,大家都跟着说那就是鹿,嗯,影响力够了(记住,这里提到的影响力),于是,和谐了。

所以,是不是开始有些明白,这个神探组织搞了那么多事究竟要干什么了?片中李俊曾对陈怡说,方立信这种精神病是没有感情、没有人性的,但事实上没有人性的不是方立信,而是李俊。他为了让女儿认同他是神探,不惜通过方立信让女儿入局,让她身在局中看到自己才是神探,从那些受害者角度给自己一个神探光环,在女儿被感动的以他为荣后,为了避免后面长期相处出现端倪,让她死在了那个以他为荣的点,满足了他虚荣心的同时,把自己刻画成一个女儿都被杀的正义的弱者位置,更容易方便后面取信警方,博得大众的同情。

所以这个组织才叫神探!!因为这是李俊的执念,执行正义也好,拉女儿入伙洗脑以他为荣也好,前提都是这个组织叫神探,如果是方立信弄的一整个布局,那他图什么?他甚至根本没有必要把组织起名叫做神探,全剧都能看出神探是李俊的执念。如果是方立信创建的组织他根本没有必要把组织起名神探。只有是李俊在执念下做出的整个布局,并向下通过这种组织信念不断病毒似地感染下面,整个剧情才说的通,逻辑上才全都能理顺。毕竟那种抱着炸弹去自爆的组织都存在,这种有着特殊执念与信仰的组织能形成就并不奇怪了。毕竟有些邪教教义奇葩无比,都有教众跟着去自杀、暴乱,更何况这个组织里面还都是些受害者,在其脆弱时加以引导,导致成员心理畸形、极端就更容易了。

那么当我们把这个神探组织理解成有着某种偏执,执念信仰的组织之后,全篇最关键的点就来了,他们这一出大戏开锣,自导自演,甚至最后基本都牺牲献祭是为了什么?

请注意我用了献祭这个词,什么时候会用到献祭?神!!!

什么样的神?探案之神!谓之神探!!

纵观全剧,可能很多人也注意到了一个点,所有被执行正义的案件都是90年代的案件,是李俊被退离警队之前的案件,说明李俊被退之后很难再深度接触到后续新的案件,毕竟很多卷宗有严格的保密管理措施,是绝不可能将其复印或者拍照带出警局的,甚至部分案情都只有相关的专业人员,才能知道其要负责的部分信息。这种情况下即使李俊有方立信他们这些内应也很难通过粗略的描述去准确判断案件信息,毕竟类似方立信他们这样的普通警务人员如果能发现那些有用的细节也就不会弄出那么多冤案了。

那么在神探这个组织看来,在这李俊离开的十七年里又会有多少冤假错案,未来又会有多少??所以神探这个有着特殊信念,并且有着类似经历感同身受的组织,做出了一个决定,决定以部分人的牺牲为代价(最开始基层的肯定没想着要死光,最后多少有点被逼上梁山),也要将李俊重新送回去,不仅要让他能继续接触第一手案件信息,还想为他塑了一个金身,以便李俊未来为那些含冤之人昭雪时能不在被人怀疑。

于是从最终的结果来看,整个组织在方立信这个狂信徒的领导下完美执行了这一次行动,并且成功实现行动目标,或许组织中很多成员并不完全清楚前后情况,甚至一定程度上左右行动的并不是信念与实际目标(例如李俊女儿、佘强女儿、魔警案儿子等)。但经过这么大场面的一系列事件后,李俊神探的名头终究变得彻底如日中天,当他未来再说出的案件判断与警方相左时,警方绝不敢像以前一样轻易否定,否则民众舆论都绝不会答应,因为经过这一系列事情的发酵后,神探的名头已经金身立像、坐实神坛,李俊再像之前一样大闹记者会时,民众绝对会相信李俊的判断而不是警方,甚至警方自己都会有一大批的狂热信徒(这一点从最后李俊骑个破车过去,警方的态度可以看出)。神探组织的信念,会在之后彻底得到贯彻,这也是神探组织一定要在大庭观众之下,从头到尾闹这么大来“执行正义”的真正行为逻辑原由。或者与其说这是李俊和方立信的神探大作战,不如说这其实是神探组织的一场”造神行动”而这个神就是李俊!而这也是光影下交织而出的那条暗线,整条事件下的真正底层逻辑。

所以片名其实也侧面点出了暗线的实际申义,所谓神探大作战并不是李俊与方立信神探名头之争,因为方立信从头到尾都没被人叫过神探,而是神探组织的一次为了信仰造神的大作战,所以最后李俊在玻璃上看到方立信的身影,那不是说方立信是深渊(跟李俊比,方立信算啥深渊,水洼呢),而是暗示李俊会带着组织那畸形的,所谓“执行正义”的信念继续走下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浮力喵 » 神探大战结局解析,很多人表示看不懂是有道理的

赞 (0)

发布朕的高论

1+2=